2014年1月11日

〈中共迫害〉2013 年至少 76 位法輪功學員被害死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綜合報導)在中共持久的殘酷迫害下,法輪功學員被摧殘致死案例每年都大量發生。二零一三年確認,並由明慧網報導的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就達76人之多,包括在二零一二年被迫害致死當時未及時報導的12人,以及往年已被迫害致死後來才被確認傳出的9人。由於中共極力封鎖消息,更多案例無法統計在內。

其中,8人在看守所、拘留所等關押場所被中共警察酷刑逼供折磨致死;10人在洗腦班、勞教所被暴力「轉化」摧殘致死;29人被各地中共監獄惡警摧殘迫害致死;29人因被中共長期反覆綁架迫害致死;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有三分之一是青壯年。



一、不法惡警為迫使法輪功學員屈服、製造迫害證據,對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毆打,將好人摧殘致死

鄧懷穎,男,一九七零年生,北京電力大學九七級金融碩士。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為做人準則,修心向善,福澤社會、家人、親朋。曾被中共兩度投入大牢殘酷迫害,前後歷時十二年。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在海澱區發真相資料時再度被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在海澱看守所。五月十五日,噩耗傳來,鄧懷穎在海澱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家屬正在向公安局討說法之時,海澱看守所匆忙於五月二十八日偷偷將鄧懷穎遺體火化,家人、朋友至今不知他們對鄧懷穎做了甚麼。


鄧懷穎


浙江省瑞安市法輪功學員楊中耿(又名張陽),男,十多年前就曾遭到當地警察酷刑殘害,死裏逃生。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在鄭州被中共警察綁架,僅僅四天就被活活打死,年僅三十八歲。他母親看到兒子被迫害的慘狀,精神受到極大刺激,悲傷、驚嚇過度,昏過去,至今不會說話。三門峽靈寶市六一零為掩蓋罪惡,竟然企圖誣陷楊中耿是「自殺」而死,凸顯中共當局欺騙世人、抵賴罪行的一貫做法。


楊中耿


王顯銀,女,四川萬源市大竹鎮石嶺子村農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王顯銀及其丈夫被萬源市「六一零」、國安、河西派出所、大竹河派出所、大竹鎮政府綜治辦等十幾人暴力綁架,王顯銀被當場毆打,胳膊被扭傷,鞋襪被拖掉,腿腳被拖出血。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導致王顯銀身體每況愈下,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善良農婦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八歲。

被中共不法警察綁架後,在看守所、拘留所等地受到殘酷折磨,在二零一三年含冤離世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北京順義區的楊明華、黑龍江鶴崗市蘿北縣梁金書、遼寧瀋陽市馬昌月、湖北省麻城市朱長奎、廣西師範學院長崗分院美術教師黃園然等人。




二、中共洗腦班、勞教所、精神病院為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濫施暴力和有毒藥物,將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

原射洪縣青堤鄉農民丁文斌,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被縣國安大隊警察綁架到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又被劫持到遂寧「六一零」洗腦班。迫害三十天後,洗腦班人員突然主動將他送回家。在接下來的一百零四天內,丁文斌身體迅速惡化,最後於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晚遽然離世,年僅六十一歲。據有關人士透露,丁文斌在遂寧洗腦班遭到了藥物毒害(據中共有關「轉化」的實施方法中教唆:「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張燕女士,安徽蚌埠市中學數學教師。修煉前患有肝病,修煉後嚴格按照大法要求,重德行善,無私無我,很快無病一身輕。二零一零年五月被劫持洗腦班持續迫害,因張燕不肯屈服,他們又從合肥找來所謂的心理專家進行強化洗腦,從精神上無休止地摧殘張燕。後導致肝病復發,於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六歲。

張福英,女,六十六歲,因堅持自己的信仰,多次遭中共警察綁架,曾被劫持到廣東三水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零二個月,還曾三次被劫持到南山區西麗洗腦班。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再次被綁架劫持到西麗洗腦班,導致出現身體浮腫,肚子積水腫大等病狀。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惡人送回家。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晚十點在家含冤離世,年僅六十六歲。


張福英


河北蠡縣南關村法輪功學員吳瑞祥,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被中共惡警綁架到邯鄲市勞教所,惡警高飛等指使犯人輪流看著他,罰站、體罰、不讓睡覺、強迫坐低矮塑料凳、把手按在電插座上電、不讓他洗澡、不讓換衣服,不讓家人探視等。惡警還強迫吳瑞祥打針、吃不明藥物,十幾天後身體生命垂危。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被家人接回,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即含冤離世,年僅五十多歲。


吳瑞祥


山東省棗莊市法輪功學員徐德存女士,二零一二年走出勞教所時,從身體症狀懷疑獄警在其食物中下了毒。二零一三年九月一日情況嚴重,被家人送入棗莊市市立醫院。醫院問家屬:「患者是否有信仰?如果是煉法輪功的,就按煉法輪功的下藥」。九月六日早五點被送入重症監護室,一分多鐘後,醫生出來宣布徐德存「腦死亡」,年僅五十二歲……

湘潭鋼鐵公司建安公司李日清,自二零零零年春直到二零零八年春被折磨致死,三次被中共綁架到湘潭市精神病院迫害,被強行灌食精神藥物、注射毒針、毆打、電擊、戴手銬折磨等等,受盡毫無人性的身心摧殘,直至含冤離世。




三、中共監獄肆意摧殘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將法輪功學員直接迫害致死,有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離開監獄不久即含冤離世

經確認,在二零一三年至少有29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監獄迫害致死,所有這些法輪功學員都遭到了中共獄警各種不同的暴力酷刑、毆打、注射不明藥物、關禁閉、折磨性灌食等等,有的是直接被監獄害死。例如:

山西襄垣王橋鎮上王村法輪功學員郭小文,二零一二年八月被惡警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前後被送到祁縣晉中監獄(山西省第一監獄),受到毒打、關禁閉、灌食等嚴重迫害。短短幾日,於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即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歲。家屬看到郭小文遺體,頭上有兩片紅印,家屬要掀開衣服看,惡警不許,就這樣匆匆幾分鐘就把家屬趕走了。郭小文上有七十多歲的父母,下有十歲的孩子,遭此大冤,妻子痛不欲生,家人也不知所措。

趙斌,一九五五年五月二十日出生,家住山東省濰坊市奎文區北宮東街。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在上海南匯區三灶鎮做生意期間,被上海市長寧區江蘇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到長寧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七月十一日下午兩點,上海長寧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趙斌、龐光文非法庭審,所謂法庭人員罔顧律師及當事人的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當庭強行非法判決趙斌四年、龐光文五年徒刑。九月三日趙斌被劫持到上海市提籃橋監獄,該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殘忍:熬鷹不讓睡覺、多根電警棍電擊、惡警授意包夾犯的暴力毆打。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趙斌即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八歲。


趙斌


劉清梅,女士,山東省安丘市石堆鎮大下坡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被中共法院誣判十二年,因高血壓症監獄拒收;二零零八年被非法關入山東女子監獄,被扒光衣服,屢遭酷刑迫害,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不能走路,高血壓,腎病;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晚八點多在安丘市醫院被迫害離世,年僅五十四歲。

何成玉女士,四川達縣河市鎮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被達縣國安、河市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在達州市看守所非法關押數月,期間,遭到獄醫、警察以及在押犯強制灌食,情景極其殘忍。後被秘密非法判刑五年,在簡陽養馬河監獄遭到更殘酷的迫害,因打得太兇了,不得不送監獄醫院,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死亡。

有的則是在監獄被迫害出現生命危險,但中共草菅人命,直到生命垂危才被允許「保外就醫」,出獄不久含冤離世。例如:

湖南省岳陽平江縣法輪功學員王伍輝女士,一九九七年前,她因病左腎切除,右腎衰竭,以致癱瘓,修煉法輪功後恢復健康。多次遭中共綁架、抄家,並兩次被非法判刑,在湖南女子監獄歷經長達七年的殘酷迫害,以致出現全身浮腫、高燒不退、嘔吐、屙血、不能吃飯,不能站立行走,經醫院診斷為尿毒症,生命危在旦夕。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監獄給她辦理了保外就醫,回家後醫生檢查證明:她的內臟已腐爛、全部失去功能。於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含冤離世,年僅六十二歲。


王伍輝


王春玲女士,河南周口市淮陽縣棉紡織廠職工。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被枉判十年,劫持到河南省新鄉女子監獄迫害。二零一一年六月保外就醫,家人看到的王春玲被迫害得幾乎成了植物人,被抬著進家,雙耳聾了,右臂肌肉萎縮,右手完全痙攣,已經殘疾,右腿死板板的一點也動不了,只有頭部能自主地微微動一下,提起監獄便表情恐懼。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凌晨三時四十分含冤離世。


被迫害的瘦骨嶙峋、右手殘疾的王春玲


曲善林,男,六十七歲,退休工人,家住遼寧省丹東鳳城市。曲善林由於身體多病走入法輪功修煉,修煉後全身病痛不翼而飛,一身輕鬆。他無限感恩大法師父,長期遭到中共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瀋陽東陵監獄遭各種手段殘酷迫害,直到被迫害致胃癌送進醫院,胃被切除三分之二,二零一一年底生命危急,瀋陽東陵監獄為推脫責任將其保外就醫送回家。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含冤離世。

貴州省六盤水市水鋼觀礦學校教師馬天軍,二零零三年五月和妻子李毅一起,均被貴陽市南明區法院非法判十一年,他被劫持到貴州省都勻監獄,妻子李毅被劫持到羊艾監獄。在獄中馬天軍歷經中共獄警極為殘忍的酷刑迫害,惡警用鐵餅逐節砸他的四肢關節,他被雙手反吊(坐土飛機)、灌辣椒水、電棍電、被用軍用皮帶抽打、連續反銬在窗子上二十五天、寒冬不給被子蓋、「十」字形銬在床上近四十天等等,被摧殘導致嚴重癱瘓,不能說話。二零一零年底,在他奄奄一息時,都勻監獄才允許他保外就醫。但回家後身體未能復原,二零一三年七月三日不幸含冤離世,年僅五十四歲。




四、中共當局對所謂「掛號」的法輪功學員反覆不停的長期摧殘迫害,直至將善良好人折磨致死

長期以來,很多法輪功學員多次反復遭到中共綁架摧殘,甚至被多次劫持到勞教所、監獄進行迫害,一些法輪功學員不堪長期遭到令人髮指的欺凌折磨,含冤離世:

郭波琴女士,湖南郴州市法輪功學員,一九六六年出生。三十二歲時患白血病,因修煉法輪大法走出絕境,獲得身心的健康。自中共當局開始迫害法輪功,郭波琴被綁架、非法關押達十多次,被非法判刑二次,坐牢時間累計近六年,期間遭受銬刑、蹲小號、灌食、毆打、超強奴工、暴曬、長期飢餓折磨等殘酷迫害。從長沙女子監獄出來,郭波琴瘦得皮包骨,兩腿不能行走,滿頭的黑髮變白髮、子宮下垂脫肛、肝腹水等嚴重病症。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郴州市國安局惡警糾集十多人砸門撬鎖衝進郭家抄家、綁架,致使郭波琴病情更加嚴重。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七歲。當時在家的七十一歲的郭母目睹警察暴力行兇,恐懼、憤怒使得老人出現腦血栓症狀,從此臥床不起,女兒早逝更讓老人雪上加霜,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繼女兒之後也含冤辭世。


郭波琴


貴州省盤江化工廠退休職工、法輪功學員宋美蘭,女,六十九歲,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先後四次被中共不法人員綁架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關入貴州省女子勞教所,三個月後即被迫害得奄奄一息、肚子腫大,警察勒索其家人八千元後放回。二零零三年三月又被綁架,劫持到貴陽市爛泥溝洗腦班迫害兩個月,直至出現嚴重病狀、生命垂危才被放回。二零零五年四月被綁架關押迫害七天。二零一二年八月,因將「神韻晚會」光碟送給世人再次被非法關押兩天。因長期遭迫害,宋美蘭身心受到極大傷害,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三日含冤離世。


宋美蘭


上海嘉定區法輪功學員馬冬權,與妻子金潤芳、兒子馬國彪均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八年正月十六日,馬冬權一家三口與十幾位法輪功學員在家中收看新唐人電視台播放的新年晚會節目時,被當地警察闖入家中綁架。馬冬權在被非法關押的八個多月中,身體出現嚴重病狀,隨後,兒子馬國彪被非法判刑六年,妻子金潤芳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母子倆仍在獄中遭迫害。馬冬權本人被非法判三年緩四年,回家後孤身一人,被當地政法委、610、街道、居委會人員死死監控,旁人想幫忙照顧也不能。二零零九年八月四日,馬冬權被綁架至青浦洗腦班迫害。二零一零年世博會期間又被劫持在居委會不准回家。二零一一年春,馬冬權遭遇重大車禍,手術後再度被中共人員送往不明之處。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已癱瘓在床的馬冬權含冤離世。

四川廣元市蒼溪縣法輪功學員閆宗芳,女,一九九七年修法輪大法後,所有病痛一掃而光。但在中共迫害法輪大法的十四年中,閆宗芳老人曾三次被非法勞教共四年半,兩次被非法勞改共六年,約有十一年的時間在中共集中營裏遭受精神、肉體折磨,歷經數十種酷刑迫害。直到她去世時,「六一零」決定的監外勞教還未到期,因在監牢被酷刑折磨受傷和藥物迫害留下病症,身體劇痛難以忍受,使她不停慘叫,終於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下午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閆宗芳




五、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有三分之一正值青壯年,原來都是社會精英和家庭中堅

在二零一三年被迫害致死的七十多位法輪功學員中,年齡在四、五十歲左右的青壯年接近三十人,佔了三分之一以上;其中不乏公務員、醫生、教師、企業管理人員等社會精英,他們的去世對社會和家庭造成極大災難。

如前文已經提到的北京法輪功學員鄧懷穎,北京電力大學九七級金融碩士,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在海澱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一歲;浙江省瑞安市法輪功學員楊中耿,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被活活打死,年僅三十八歲;山西襄垣王橋鎮上王村郭小文,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歲;河北蠡縣南關村法輪功學員吳瑞祥,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即含冤離世,五十多歲;山東省棗莊市法輪功學員徐德存女士,二零一三年九月六日含冤去世,五十二歲;安徽蚌埠市中學教師張燕女士,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被迫害致死,四十六歲;德州法輪功學員鄭洪昌含冤而逝時年僅三十七歲……

再如其它案例:廣東省惠州市惠東縣法輪功學員鄭貴友女士,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日左右在廣東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八歲。

曹靖宇,男,家住湖北武漢市礄口區解放大道717號海軍工程大學家屬樓,堅持修煉法輪功,遭中共七年冤獄,造成身體巨大傷害,出獄後又常遭到「六一零」人不斷騷擾,導致身體狀況惡化,於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離世,四十歲。

王秀清,女,黑龍江大興安嶺漠河縣人。曾被中共多次非法關押、兩次勞教、長期的威脅和恐嚇。今年七月初再次被齊齊哈爾鐵路公安處、阿木爾鐵路派出所警察劫持迫害,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含冤離世,四十四歲。

江蘇鎮江世業洲東大壩小安樂圩法輪功學員董豔蓮女士,屢遭中共迫害,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不幸離世,五十歲……

鄭州法輪功學員袁宏偉,在鄭州新密監獄被迫害做了開顱手術,二零一一年出獄時身體癱瘓,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含冤離世,四十五歲。

四川省西昌市四一零廠法輪功學員方征平,在雲南省第一監獄被迫害致死,五十七歲。

瀋陽市大東區法輪功學員吳淑豔女士,被遼寧女子監獄迫害出現肝腹水的症狀。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含冤而逝,四十七歲。

北京市法輪功學員李津鵬,歷經各種酷刑迫害摧殘,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出獄剛剛半年即含冤離世,四十七歲。

唐山市法輪功學員孟慶福,曾任開平區開平鎮辦事處副書記,被冀東監獄和保定監獄殘酷迫害,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五十七歲。

哈爾濱市呼蘭區財政局公務員李敏,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死於大慶監獄,五十二歲。

湖南郴州市法輪功學員郭波琴女士,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七歲。

唐山市古冶區開灤趙各莊煤礦開拓區職工黨愛民,多次被中共警察送勞教所、洗腦班、看守所非法關押,受盡酷刑,於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含冤離世,五十歲。

大慶市劉榮香,十多年來多次被中共人員綁架、非法關押、勞教等迫害,身心遭受到嚴重摧殘,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含冤離世,四十六歲。

瀋陽市法輪功學員吳樹豔,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被單獨關押三年、每天十二小時奴工迫害。到了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吳樹豔的腹水症狀加重,每天只能坐著無法入睡,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含冤離世,四十七歲。

修金秋,女,遼寧丹東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被丹東振興區警察及臨江社區書記綁架,並被酷刑折磨。當天回家,九月九日和丈夫、女兒一起再遭綁架,被迫害的健康每況愈下,於十一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五十二歲。

河北省萬全縣楊振祿,二零一三年六月七日含冤離世,五十七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