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8日

臺北市榮星花園煉功點小記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文:台灣法輪功學員小毓】早晨四點五十分天漸亮、台北市榮星花園一片幽靜的樹林間,從那平整的抿石子做成的高層平台上,傳來陣陣讓人身心都充滿了祥和、寧靜、能量的煉功音樂,遠處一望,平台上放著醒目的展板「法輪大法好」。

這是一群修煉人在煉功,一個古老的性命雙修的好功法 ── 法輪大法。


法輪功學員在台北市榮星花園集體煉功 [上圖]
煉功結束後集體學法,閱讀《轉法輪》[下圖]



榮星花園在一九九八年就開始有晨煉,至今十六年來從不間斷,是台北一個穩定又持久的法輪功煉功點。除了煉功,有的學員還會留下來學法,這是提高心性的關鍵,也是指導修煉提升的法寶。由於學煉法輪功而身心受益,榮星花園的學員不管是颳風、下雨、日曬,都秉持著讓更多的民眾來了解法輪功的美好而堅持洪法。

在榮星花園晨煉的學員,有剛剛入門的新學員,也有煉了十八年的老學員,還有遠從加拿大來台灣學中文的西方學員。聽他們分享在修煉中的喜悅和收穫,不禁感慨海峽對岸法輪功仍在無辜遭受中共迫害。但中共的打壓掩蓋不了佛法的光輝,法輪大法如今已經洪傳世界,每一個修煉人身心昇華的經歷都是法輪大法造福於人的例證。




二零一二年得法的台灣法輪功學員邱毓棠


兒時生活在滿室都是各種原木香木雕佛道神的工藝家庭中,除了家中大姐是唯一的兒時玩伴外,全室的工藝品都是小時候到長大的朋友,特殊的成長經歷,使邱毓棠從小就耳聞目睹著很多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神奇經歷,包括所有的工藝品或是一草一木全都是有生命的。

邱毓棠小時候就喜愛畫畫,生長在有藝術氣息的家庭中,所以他三歲至四歲時就能夠畫出一幅幅表現佛道神的畫作,有的天上畫面與神明,甚至有十幾年木雕經驗的父親都沒見過。當時邱毓棠還對父親說,我要回家。父親笑笑說,這裏就是你的家,你要回哪個家啊……

偶然一次機緣中,邱毓棠與阿姨倆倆相繼而來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我還記得提前入伍那一年,正是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台灣的媒體播放中共央視鎮壓、污衊法輪功的新聞畫面。當時印象中我看到電視畫面出現一位穿黃色煉功服的人,央視說這是X教,但當時我看,都不像中共說的,反而那個人讓我很有安全感,因為他身上散發的是金色耀眼的正面能量,很正的場,讓我想再進一步了解,但後續我就再也沒有看到相關的報導了。」

直到二零一二年得法後,邱毓棠再一次看到《轉法輪》第一頁師父的照片時,才恍然大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師父將法輪大法弘傳世界,在常人社會中讓我們修煉,主要是向內找自己,修心性直指人心,要求‘修得執著無一漏’[1],修煉是很嚴肅的,必須在一思一念中都嚴格要求自己才有可能修出來,放鬆自己的心性修煉肯定是不行的,不管有甚麼理由。」邱毓棠從走入修煉到現在,短短的兩年間,體悟到只有真正在實修中,將自我形成的私與觀念去掉,才能夠脫開枷鎖並且將本質洗淨改變。

邱毓棠說:「我自小脾氣就非常強,在實踐中我改變了。大法能夠把人昇華成純淨的新宇宙生命,能夠走入大法修煉,我珍惜與明白這就是我要走的路,謝謝偉大慈悲師尊的苦度。」




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台灣法輪功學員鐘鈺麒


鐘鈺麒大學時就讀哲學系,初衷是想了解宇宙與人生的道理,從大一到大三在哲學系中,不管是讀了多少東方諸子百家學說或西方古老至近代哲學家的思想著作,但鐘鈺麒從這些哲學家思想中學的再多,也都是似是而非,好像對又好像不對。

後來在大學三年級時,鐘鈺麒上了一堂道家哲學的課程,這位哲學老師提到有一門氣功非常好,叫作「法輪功」,這是全世界所有的氣功功法中唯一讓這位老師認定能夠真正消去業力的正傳氣功功法,而且這又是一門免費的氣功,集健身、健康、道德回升於一體的高德大法。

由於這個因緣,鐘鈺麒開始找尋並接觸法輪功,也拜讀了《轉法輪》,沒想到以前讀哲學系時解不開的迷惑,在《轉法輪》中一一得到了解答。

得法前,因為時常打籃球及各項運動,鐘鈺麒的膝蓋、關節都受過重傷,但學煉了法輪功之後一個月,這些以前身體上的舊疾全都好了。學煉了法輪功,他得到了一個全新的人生,不管是在學識上、身體上,還有在做人處事上都是,他真的是發自內心的感謝慈悲偉大師父的苦度。




加拿大蒙特利爾法輪功學員夏禮維


夏禮維從加拿大蒙特利爾來台北三個月,為的是學習中文。他於一九九七年在加拿大開始煉法輪功,台灣這裏是他最想來的一個地方,想來這裏學傳統的中華文化與中文,而這裏讓他感覺到很親切,人們都很善良。

夏禮維說:「我在得法前學練功夫,偶然間一次機會,一起練功夫的朋友告訴我關於法輪大法修煉的網路訊息,我很有興趣,就上網找到了法輪大法網站。在學煉法輪功後,我身心都得到很大的改變,並且發現法輪功並不像中共所污衊的那樣,現在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煉法輪功,我也會堅持學煉下去,因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功法,也是大法。」




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台灣法輪功學員周怡怡


周怡怡說一九九九年四月六日是她人生的轉折點,因為她從那時起開始修煉法輪功。從小她就知道人生是無止境的追尋,卻苦無一個解脫的方式。在經歷了父親因癌症離世的打擊後,更讓她失去未來生命努力的目標。接觸到住家附近完全免費教功的法輪大法後,周怡怡慶幸在二十四歲的生命裏找到出路。修煉後,她最感慨的是得到這個大法太晚、失去純真的自我太多,回想在社會的染缸中放棄了不少做人的基本原則,更讓她珍惜大法。

「真善忍的法理不僅讓我明白生命的意義,更提供了我生活上與他人互動的一個很好的處事原則。往後短短五年內,我陸續地結婚生子,大法不僅讓我能擁有好的身體,更讓我和夫家相處和諧,教育孩子上清楚自己的方向。」周怡怡說。

「修煉法輪大法非常有彈性,更可貴的是能夠有同修義務提供家裏空間讓大家可以定期來一起學習大法經文,並且針對生活上的事情和大家分享向內找提高的心得。在我所在的黃埔新村學法點上,大家在交流時總是暢所欲言,偶爾聽聽別的同修談到他們不足的地方及如何對照大法提高的過程,自己許多疑問也相對找到答案;我自己也曾經在分享的時候被同修指正,但是事後同修還特地來道歉,讓我知道他們是真心為同修好才直言的,也讓我修去了一顆愛面子的心,更體會到人與人相處可以如此自在。有幸能得到這個大法,也希望有緣的朋友一起來親身體驗!」




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台灣法輪功學員林廷憶


經歷了台灣921大地震後,林廷憶感悟人生無常,對生命的存在有了不一樣的體悟。在得法後的修煉過程中,了解到修煉就是無條件的向內找,她體悟到:「在每一件事情上,每一個矛盾中,每一次心性的考驗中,每個一思一念中,是不是有意識到我們對待每件事時自己做錯了甚麼,而向內找是一個真正的法寶。」

林廷憶覺得這部法直指人心,記得有一次,同修手指著我說:「你身為一個輔導員,甚麼事都做不好」,然後哈哈大笑。當時林廷憶心裏衝擊很大,向內找,發現自己真的是不夠用心,隨即就坦然了。當下她悟到,向內找能夠從本質上真正的去掉不好的觀念,而真正從內心上昇華上來。

她每天都要求自己要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親朋好友看她在公園裏煉功,問打坐那麼久會不會影響血液循環,她說不會啊,覺的一身輕,走路生風。她介紹親朋好友可以先看《轉法輪》,而在戶外煉功清風徐徐吹來,不亞於在家裏吹冷氣,美妙無比、語言難以道盡,真的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情。

林廷憶說:「我體會到法輪大法對人真的是百利而無一害,能夠使人道德回升,又能夠替社會節省醫療成本。」




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台灣法輪功學員徐同申


徐同申從小對中華傳統文化很有興趣,讀書時就非常嚮往修煉的生活,在考上大學暑期期間,他看書自學接觸了打坐,學煉一個多月後,某一天打坐中發現身體內有股能量流在串動,能量從腹部到盤腿部位繞一圈上來往背部後面衝向頭頂,這種經驗讓他第一次體會到打坐的神奇。後來有了家庭、孩子後,他慢慢接觸佛教更廣,但對於佛理中的現象,常人中想探討的一些奧秘一直在心中存有疑問解不開。生活中該有的都有了,徐同申時常思考:人生為何呢?

偶然間,帶著小孩到了榮星花園,那一天徐同申記得很清楚,是一九九八十月三十一日。「當時在很遠的地方就看到了那明顯耀眼的橫幅‘法輪大法好’,那時有一位女學員過來與我交談後並且送一本《轉法輪》,當下我坐在旁邊靜靜地看書,瞬間我發現了,這幾年在佛教經書中所看不到的法理,所有的疑問好像瞬間都解開了。」

當看到《轉法輪》第三講與第四講的時候,徐同申發現李洪志師父用很淺白的話將這些關於佛教所有經書中不外傳的秘中之秘講得很透徹,他真的很震驚,當下就去把所有關於法輪功的書全部買回來拜讀了一遍,解開了心中長久以來在佛教中尋求解不開的困惑。「那時候看到師父寫的每本大法經書後,才真正的了解到佛教中所謂法喜的意思,體悟到法喜是智慧開了,突然間真正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了。」

後來徐同申不斷地學法煉功,整個身心地投入,太太、小孩也一同走入了修煉。每個月他都會去上九天學法煉功班,連續上了七、八個月,發現每一次上完九天學法煉功班後,都有新的體悟。徐同申在修煉中真的感到受益無窮,也明白了人生為何而來。




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台灣法輪功學員洪月秀


有幸在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參加了北京第三屆國際交流會,洪月秀有機會跟北京的法輪功學員交流,受益良多,也才明白法輪大法的修煉內涵,回台灣後,她經常跟台灣學員交流在北京學法的體悟,短短幾年時間,法輪功在台灣洪傳迅速,越來越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

修煉以來,從法理上的啟悟及身體上的受益,洪月秀越來越感受到這是一個千年不遇的殊勝大法,非常珍貴。但中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把法輪功打成階下囚,讓台灣及海外的法輪功學員無法理解。回想當初在北京跟當地法輪功學員相處,洪月秀很明確地看到這是一群按照真、善、忍原則處世,遇事向內找自己不足的善良百姓,國家應該高興有這樣高尚操守的好人啊,所以在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事件發生時,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在上訪離去後,把地上公安留下的煙蒂及垃圾都收拾得乾乾淨淨,這是百分之百可信的。

洪月秀介紹說:當初因為央視大面積報導「四二五」事件並且抹黑、誣蔑法輪功,那時候原本台灣很多人不知道法輪功,很多國際媒體也不知道法輪功這個團體到底是甚麼,結果四二五事件報導出來後,很多人及許多媒體都看到了那些去了中南海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的理性與平和。台灣媒體雖然一開始都採用了中共央視的報導,但後來媒體慢慢接觸到了台灣的法輪大法學員,學員詳細介紹「真、善、忍」的修煉準則,也演示了五套功法給媒體朋友看,最後他們了解了法輪功是個好功法,也是教人道德提高的高德大法。有些媒體還把李老師的小傳登在了報紙上,吸引很多有緣人來學煉法輪功。

洪月秀說:「十幾年來,修煉大法雖然經歷了迫害中的風風雨雨,但堅定持續修煉的還是佔大多數,而且身邊的親戚朋友不斷加入的也時有聽聞。我已認定這個大法,會一直修煉下去。」




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台灣法輪功學員洪吉弘


洪吉弘原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也擔任教會長老,偶然一次機緣中,因為車子去保養,他搭乘屬下一位同仁的便車去上班,快下班時這位同仁接到一份傳真,就介紹洪吉弘去學法輪功。洪吉弘本來以為是佛教的東西,不想參加,但對方說這是一個氣功功法。洪吉弘從小就對武術很有興趣,又聽說是免費的,反正必須坐同事的車下班,所以就去看看。

洪吉弘回憶說:「記得第一天去上九天班時,所聽到的法理真的從內心震撼到,內心深處直喊,哇,真的是洩盡天機呀!從內心明白了這輩子所追求的真理原來都在這裏。克服困難連續上完九天的課程,雖然當時我的工作是不可能連續九天都來上課的,但是我發現我已經找到這一生最好的東西,就把工作安排妥當,上完九天的課程。」




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 ─ 神通加持法 [上圖]
台北市黃埔新村星期六日下午集體學法 [下圖]


從一開始在榮星花園一個人拉了五條「法輪大法」相關介紹的橫幅在那兒煉功,慢慢地愈來愈多有緣人走進大法,現在榮星花園有了兩個煉功時段,每個時段都有法輪功學員堅持每天出來洪法煉功。

一九九七年三月,在黃埔新村成立了九天學法煉功班,每個月的一日到九日,每天有兩個時段,早上九點一班,晚上七點一班,每次約二個半小時看李老師錄像講法,並學煉功法,一直到現在沒有停過,每月也都有新學員進來學煉法輪功,每週星期三上午,星期四晚上,星期六與星期日下午一點半都有集體學法班。

迫害開始時,有人就好奇的說:中共說不好的,肯定是好的,甚至有一個貿易商出差到中國經商時看到中共用整個國家的力量打壓法輪功,回到台灣後就好奇地去尋找法輪功,想了解法輪功是個怎麼樣的功法?當上完九天班交流時,她很感慨地說,本來她是想來探究法輪功到底是甚麼,為何中共這樣的打壓?想不到上到第四天時,十七年的失眠症竟然不藥而癒,這時她才了解到中共講的全都是假的、都是騙人的,法輪大法是真正的大法。

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沒能阻止人們對佛法的嚮往,有更多的人來學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之後,每個月都有七、八十人到黃埔新村上九天班學法煉功,每次主辦者都需準備兩台電視分別在不同客廳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帶,台灣這兒愈來愈多人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




後記

法輪大法十幾年來在台灣的弘傳之路,在中共利用宣傳機器對法輪功的造謠及誣蔑後,卻更加廣為人知,來學煉的人不減反增。有的人在書店看到書後來學,有的人是在公園看到煉功來學,還有許多是家裏親人的推薦或朋友的介紹,機緣雖不同,但學煉後堅定的心都是一樣的,都是發自內心的感佩大法好,自己受益同時還想推薦給朋友,讓更多人獲益。

雖然中共目前還在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不讓公開學煉,但真正堅定修煉的人一直在增加中。而在台灣,各地公園的晨煉,各地九天班的義務教功,書店可以自由買到法輪大法的經書,並沒有受中共的打壓迫害所影響,完全可以自由學煉。而世界各國甚至香港都可以看到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的身影。法輪大法已是世界公認的使人受益,改善身心靈的美好功法。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迷中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