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0日

〈神韻交響樂團〉神韻交響樂團 2015 巡演 多倫多首演爆滿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五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綜合報導)「洪大的文化基奠、獨特的配器方法、純正的能量、神性的境界」,神韻交響樂團以其獨特特點,開創音樂史上新篇章。今年神韻交響樂團 2015 年度北美巡演在加拿大多倫多拉開序幕。

二零一五年十月三日下午一點三十分,在多倫多羅伊﹒湯姆森音樂廳(Roy Thomson Hall)的首場演出獲得巨大成功,首場爆滿,觀眾掌聲熱烈,演出結束樂團成員謝幕時,觀眾紛紛站立起來,一個勁兒地鼓掌,一刻不停,都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動不動,不願離開。最後,為回應現場觀眾的熱情,樂團指揮又為觀眾加演兩首樂曲。音樂界著名人士讚演出獨一無二,東西方樂器合璧是偉大的結合;著名芭蕾舞演出製作人表示很感謝這場音樂會的製作人;電台主持人稱神韻絕對是一流的交響樂團;還有買不到票的聽眾場外聆聽,喜極而泣。

當天有很多觀眾在劇場排隊買票,有觀眾排隊買到票時已經開演了三首曲目,最後票售罄,有一位觀眾買不到票,就在大廳裏聽了全場。這場呈現給北美觀眾的經典盛會將持續一個月。神韻的音樂以前一直是舞蹈的伴奏。在觀眾的要求下,神韻交響樂團誕生了。二零一二年,神韻交響樂團在著名的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成功舉辦了全球首演,從二零一三年開始了年度巡演。

神韻交響樂團的曲目來自神韻演出中最受觀眾喜愛的舞蹈曲目及古典名曲。節目選擇的理念是:與觀眾分享神傳天賜的中西方古典音樂,體會富有神傳靈感的傳統音樂之美。



2015年10月3日下午
神韻交響樂團音樂會在多倫多羅伊﹒湯姆森音樂廳(Roy Thomson Hall)演出爆滿,最後一票難求







音樂史上的新開創

中國有五千年文化,有豐富的創作源泉。既有宮廷音樂的洪大,又有民間音樂十足的韻味,如雅氣的唐朝仕女、尊貴的清朝格格、男子的陽剛之氣、女子的陰柔之美、道家的仙風道骨、佛家的慈悲莊嚴,都能細膩真實的表達出來。

中華大地有五十多個民族的音樂特色,「十里不同風,百里不同俗」,東北音樂的嗩吶、江南的琵琶、其它少數民族都有自己的特色和音樂造化。

神韻原創音樂成功結合了東西方正統音樂的精髓,以西方管弦樂為基奠烘托中國樂器的特色。以古老中國音樂的旋律韻味為基礎,用西方管弦樂來表現神韻所需要的效果,這是新的開創,是神韻的音樂特點。



神韻交響樂指揮家納切夫(Milen Nachev)





管弦樂團指揮、電台主持人:神韻音色獨到 他人無法企及

斯特拉頓稱讚神韻指揮家納切夫(Milen Nachev)說,他指揮的時候,很有凝聚力。「他是一位非常細膩的指揮,我非常欽佩他(的技藝)。」他說:「他擁有傑出的技藝,對整場演出他瞭如指掌,他是個優秀的指揮家。」

斯特拉頓也是音樂電台主持人,他說自己在做節目時曾經採訪過納切夫。他說,神韻的音樂是中、西方樂器合璧,過程中通常會遇到挑戰,而面對這種挑戰,神韻音樂做到了悅耳動聽的合璧效果。

斯特拉頓說:「我覺得這是一個平衡的問題。因為傳統的中國樂器像許多中國的東西一樣有精妙之處,他們是如此精妙的樂器,你沒有辦法蓋住它們。但是神韻很好地解決了這個平衡問題,將中、西方樂器合璧,讓這種非常古老的樂聲與更為現代的樂音(如西方交響樂團的樂音)相結合,這是一個挑戰,神韻融合得非常好。」

斯特拉頓還稱讚所有的神韻藝術家們,他說:「他們富有感染力」。「我喜歡所有的獨唱、獨奏演員。」他說:「我也喜歡那位小提琴手,她非常、非常酷!她真棒!」

在談及演出中的男高音、女高音,斯特拉頓說:「他們底氣十足,讓人確實很震撼。他們能夠真正演繹那些詠嘆調。」

斯特拉頓表示,神韻交響樂團演奏的音樂是一種全新的體驗。作為音樂電台主持人,斯特拉頓想對自己的聽眾說:「不要再錯過(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出),如果這次你沒來,下一次要來。你會感受到極大的愉悅,這是所有的一切。」



多倫多管弦樂團指揮、加拿大著名指揮家
斯特拉頓(Kerry Stratton)
讚神韻的音樂是他人「無法企及」的





著名芭蕾舞演出製作人:很感謝這場音樂會的製作人

所羅門(Solomon Tencer)是歐洲著名的芭蕾舞演出製作人。他親自參與了巴黎和莫斯科最大型芭蕾舞演出。當天他和太太,也是世界著名的前芭蕾舞演員,多倫多芭蕾舞和爵士舞學校校長(Academy of Ballet and Jazz - School of Canadian Ballet Theatre)娜塔亞(Nadia Veselova Tencer)一起來到羅伊﹒湯姆森音樂廳,欣賞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出。

所羅門說:「這是一場很高水平的音樂會。很感謝這場音樂會的製作人,很感謝神韻的音樂家們給多倫多帶來了如此高水平的音樂盛會。」他說:「我們很榮幸能來欣賞今天的神韻交響樂,非常、非常精彩!今天的指揮很出色,小提琴獨奏水平真的很高,音質非常好。女高音和男高音(的演唱)都是餘音繞樑,讓人非常陶醉。」

所羅門表示,他不願意只是帶著記憶回家。他說:「我希望再來聽神韻音樂或者觀看神韻的演出,我希望這樣的美好不只是在記憶裏,而是在現實中可以不斷地重新回味。再次感謝神韻的藝術家們。」所羅門太太娜塔亞說:「今天下午的音樂會雅音繚繞,讓我身心舒緩,無比陶醉。這是一台音樂的盛會,薈萃了很多頂級的音樂家,我覺得,在現代的社會,這樣的盛會也是難得一遇的。很多的樂曲是首次聆聽,非常值得回味。」

「男高音唱得很好,小提琴獨奏技藝非常精湛,整體都非常好。中國古典樂器對我來說非常美妙,聲音也很好聽。這些音樂家們個個都很出色。」

娜塔亞表示,她特別喜歡神韻交響樂中中西樂器結合的部份,「這部份的音樂非常特別,我非常願意再多聽聽」。

娜塔亞認為,對於多倫多所有喜歡古典音樂的觀眾來說,這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能夠聽到這樣的古典中西樂器的美妙合奏,這是很難得的機會。

娜塔亞是二十世紀著名的芭蕾舞演員。她在巴黎、莫斯科、紐約等主要城市參加過很多芭蕾舞演出,長達十七年。她的芭蕾舞節目也曾經在紐約的林肯中心演出過。



著名的芭蕾舞演出製作人所羅門(Solomon Tencer)
和太太娜塔亞(Nadia Veselova Tencer)一起觀賞了當天的演出

他說:很感謝這場音樂會的製作人,
很感謝神韻的音樂家們給多倫多帶來了如此高水平的音樂盛會





著名音樂評論家、前CBC廣播電台主持人:全新的音樂體驗

著名音樂評論家、前CBC廣播電台主持人Rick Phillips先生在看過演出後說:「今天下午對我來說是全新的音樂體驗。我很享受今天的音樂會,特別喜歡西洋古典樂器和中國古典樂器的結合。我過去的音樂體驗是貝多芬、莫扎特,很純粹的西洋音樂。很高興看到中國的二胡和琵琶和小提琴、小號及長笛組合在一起,演奏出美妙動聽的樂章。」

「對我來說,確實是全新的音樂體驗,這種中、西樂器的結合,我從未從唱片中聽過,也從未現場聆聽過,很有意思的體驗,一個充滿音樂味道的下午。」他說。「今天我聽到了柴可夫斯基,聽到了薩拉薩蒂這些名家曲目,但除此之外,其它的曲目都是全新的,是神韻獨創的曲目,非常好聽。」

「二胡的三重奏真是太棒了。我能聽出樂團裏還有琵琶,聽說有四千年的歷史,真的了不起。配樂非常出色,每一部份都剛剛好,沒有多一點,也沒有少一點,二胡三重奏部份和交響樂的合奏部份的比例恰到好處。」「神韻以復興中國傳統文化為主旨,這真的非常難得。」他說:「今天的交響樂曲目題材比較廣泛,我是多倫多交響樂團的長期聽眾,所以我是很喜歡交響樂,也很喜歡今天神韻演奏的所有曲目。」

「我想讚一下今天樂團的指揮。他很棒、真的很棒!他指揮了整場交響樂的所有曲目。我想回去好好讀一下關於他的介紹。」

作為音樂評論家,Phillips先生表示:「我想對所有的觀眾說,不要錯過神韻的演出,包括神韻的舞蹈。我聽說明年四月神韻的舞蹈會在索尼中心演出,大家千萬不要錯過。」



著名音樂評論家、前CBC廣播電台主持人Rick Phillips先生
在看過演出後說:
「今天下午對我來說是全新的音樂體驗。」
他還提醒大家千萬不要錯過明年四月份在多倫多索尼中心的演出





音樂家:東西方樂器合璧 偉大的結合

Jan Hamko是一位有超過二十五年交響樂團演奏經驗的音樂家,他演奏過多種樂器,曾在多倫多交響樂團演奏多年,他表示,東西方樂器的結合自然是神韻交響樂的一大亮點。Hamko先生被中國傳統弦樂和吹奏樂器的表現力折服;這些傳統樂器同西洋樂器的合奏可以說是令人嘆為觀止,他稱之為「偉大的結合」。

Hamko先生還細數了樂隊中每種樂器的數量,「我數了數,神韻交響樂團有22把大提琴,25把小提琴和中提琴」,「西方樂器與東方樂器的數量和種類結合非常巧妙,而且演出中穿插小提琴獨奏,高音演唱以及中國樂器獨奏,安排得相當好。」

他由衷地感受到了神韻交響樂團的高超水平,沒有揚聲器,純粹的樂聲在音樂大廳裏徜徉著,令他感到心曠神怡。

Hamko先生說,自己有演奏各類音樂表現形式的經驗,今天的演奏水平令人讚歎。他發現,每個成員都表現出色、配合無瑕,獨唱演員們也是水平卓越。演出中任何的獨奏部份都更讓他體會到了神韻樂團的超高水準。

他還談到了指揮,「完美!對音樂非常有熱情和激情。」

他還提到,他原來所在樂團的琵琶獨奏演員,現在加入了神韻,這位琵琶獨奏演員是安省最棒的琵琶演奏家,這位演奏家的演奏技巧高超得讓人難以置信。

Hamko先生說,非常喜歡神韻演出的最後一段音樂,「樂曲非常的悠揚動聽。真希望這段音樂不停下來,一直演奏。」「在這段樂曲中,大提琴的部份尤為動聽。」他還補充說,神韻交響樂團演出中的中國古典音樂部份,如果能更多一點就好了,因為他沒有聽夠。Hamko先生說,神韻藝術家的精彩演奏看一次不夠,盼望能夠再來欣賞神韻交響樂團的精彩演出。



音樂家Jan Hamko和太太
一起觀看了當天的演出,對演出讚不絕口





協會主席:文化內涵讓人為之神往

彼得﹒可藍(Peter Cullen)是皇家農業冬季展協會董事及主席,他對神韻交響樂的文化內涵非常讚賞。

他說:「我其實還希望再一次品味神韻交響樂,把其中的內涵再領略一遍。我覺得其中有很多文化的內涵。我去過中國幾次,很喜歡中國的文化,我希望有更多體驗中國文化的機會。」他說:「今天的音樂會很能引起內在情感的共鳴,小提琴的獨奏非常好,二胡的三重奏更精彩,很感人、很動人。」

可藍表示,他久聞神韻盛名,很榮幸今天能親臨現場聆聽神韻的交響樂。「這是一場感受中、西文化結合的絕妙機會,這是一場非常美妙的體驗。當兩種不同風格的樂器同步出現並同台演奏,你感受到一種來自遠方的情感,如果你單獨聽其中一種風格的樂器,你不會有這種感受。可是當東西方風格的樂器結合時,一起比較時,這種情感油然而生。」



彼得﹒可藍 (Peter Cullen)
對神韻交響樂的文化內涵非常讚賞





電台主持人:神韻絕對是一流的交響樂團

圭爾夫(Guelph)電台主持人奎克(Tom Quick)是第一次看神韻交響樂團演出。看完演出後,他激動地說:「真是場美好的體驗,我完全沉醉在其中,尤其是神韻中、西方音樂的結合,令人難忘。」

奎克說他會向他的聽眾介紹神韻交響樂團,他說:「我會跟他們說,這是我很久以來都沒聽到過的最棒的交響樂,神韻絕對是一流的交響樂團。」奎克多次提到神韻小提琴獨奏,連用幾個「絕對地非凡傑出」來談他的感受和讚譽之情。

他還說,中西方音樂之間的過渡轉折非常完美,令人難以忘懷。另外,他還感謝有機會在他的電台音樂節目中播放神韻,希望神韻能再次回來。

奎克也談到女高音的演唱,他說:「我和太太的位置非常好,聽得很清楚,女高音歌唱家的演唱非常棒。我有個音樂節目叫女性與音樂,希望有一天能請神韻女高音到我的節目中演唱」。說到這裏,他特別說道,女高音歌唱家的服裝特別美。

在談到神韻交響樂團使命是復興中華五千年文化時,他說:「今天的傑出表演,已經證明他們已實現這一目標,他們沒有理由不成功。如果可能的話,真希望我也能參與其中,為神韻這個偉大的交響樂推廣做點事。」

最後奎克再次說道,當天非常榮幸地能夠觀看神韻演出,並再次感謝能有機會在他的電台中播放神韻音樂。



電台主持人奎克(Tom Quick)
觀看了當天的演出後表示,希望神韻能再次回來





一票難求 場外聆聽 喜極而泣

儒家認為,只有內容健康、節奏協和、純正感人的「音」才能被稱為「樂」。而在多倫多的羅伊﹒湯姆森音樂廳大廳內,一位觀眾在聆聽了神韻交響樂團演奏後,喜極而泣,感動落淚,而這正是中國古人推崇的德音雅樂的寫照。

在開演前一小時,劇院大廳的售票窗口前排起長龍,買到票的觀眾面帶笑容,不過,Raymond Rouillard先生沒有買到票,未能進場。

坐在音樂廳進口處走廊的椅子上聽完整場音樂會的Rouillard先生說:「我的身體還坐在椅子上,但是我的靈魂卻被這美妙的音樂帶走了,我感覺我的靈魂隨著神韻的音樂倍感幸福喜悅,我隨著音樂的節拍而輕輕地哼著。」他表示,在這樣美妙的音樂下,「我能做的,就是讓我的心隨著音樂走,與音樂融在一起。」

Raymond Rouillard先生居住在多倫多北部的一個城市──蒙特利爾,他久聞神韻大名,這次神韻交響樂團來多倫多,他也動心想要來觀賞。正好他的太太這個週六要來多倫多參加會議,Rouillard先生說:「我勸我太太不要乘飛機了,我開車到多倫多,她去參加工作會議,我正好來聽音樂會,真是巧。」

他說:「我是打算到現場買票的,但是剛到劇院票房,就聽到工作人員對外面的人說沒票了,一張票都沒了,然後他們就關門走人了。」

Rouillard先生說,他大老遠的跑來,無法入場很遺憾,不過他不想放棄。於是,他就坐在音樂廳進口處走廊的椅子上等著,剛好椅子的斜上方是播放神韻交響樂團現場演奏的喇叭。他說:「我當時就想,我就聽幾分鐘就走。但是,我卻坐在那個角落裏聽完了整場,而且我哭了。」「音樂會非常精彩,我禁不住地讚歎wow!」

他說,神韻的音樂會對他而言是又驚又喜,包括他在內的很多西方人其實並不習慣中國音樂。「說實話,因為我並不習慣中國音樂的旋律,因為東方和西方的音樂差距巨大,中國樂曲的創作方式,曲調與我們熟悉的相差很大。但是我可以聽,一般耐心只有幾分鐘而已,因為我不習慣。」「我坐在角落,就準備聽幾分鐘,但是我卻聽完了整場音樂會。」

「我不僅聽到神韻樂團完美地演奏了西方音樂,同時也身心投入地欣賞了中國音樂。神韻將中國古老的音樂介紹給了我、帶給了我。」



坐在音樂廳進口處走廊的椅子上聽完整場音樂會的Rouillard先生說:
「我實在太陶醉了,而且我非常吃驚,絕對讓人震驚,
這是一場怎樣的演奏,竟能如此打動我的心,
而且我很奇怪我竟然哭了,一邊聽一邊流淚,我整個人都被音樂帶走了。」





把神韻音樂帶回家

他非常激動地說:「我實在太吃驚了,(神韻)竟然能如此打動我,以至於我在角落裏坐了兩個小時。」「我實在太陶醉了,而且我非常吃驚,絕對讓人震驚,這是一場怎樣的演奏,竟能如此打動我的心,而且我很奇怪我竟然哭了,一邊聽一邊流淚,我整個人都被音樂帶走了。」

Rouillard先生覺得此次多倫多之行收穫滿滿。他說,他特別想買一個神韻交響樂團的DVD帶回家,但是因為自己沒有票,沒法進入大廳的服務台去買去年神韻交響樂團演出的DVD。可喜的是,現場有好心人幫他買了一盤出來,「至少我有DVD,我可以回去聽。」他說。



神韻交響樂團 2015 巡演首場獲得巨大成功
演出結束樂團成員謝幕時,觀眾紛紛站立起來,鼓掌經久不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