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4日

〈登歸途〉生命中前所未有的清澈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五日】(明慧記者夏延初報導)麗莎﹒如德克(Lisa Rudek)來自波蘭,現住美國伊利諾伊州。她於二零一四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對她來說意味著甚麼呢?「清澈和智慧。」

麗莎是在尋求提升視力的過程中找到法輪大法的。她左眼患有青光眼,而眼藥水只能減緩視力惡化的速度。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中旬,她需要配一副新的眼鏡。「這青光眼終有一天會讓我失明的,這想法讓我非常恐懼。儘管我知道,青光眼沒有徹底治癒的方法,我還是問眼鏡店的醫生是否有辦法可以緩解。」



麗莎‧如德克 (左)





眼科醫生的回答為麗莎開啟了一扇通向希望和新的世界的大門。醫生說她媽媽也曾患青光眼。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母親的視力現在很好,而且已完全不需要借助任何藥物治療。

醫生還贈送給麗莎一本《轉法輪》。「她說只要我想看這本書,就可以帶走,但是對待此書,一定要有恭敬的態度。」

「瞬間,我收穫的新的信息讓我充滿了能量。我非常振奮激動,仿佛自己剛從沉睡中醒來,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眼睛的問題。」

女兒尼可(Nicole)也肯定了麗莎的直覺。當晚回家看到《轉法輪》後,尼可驚呼:「你找到了法輪大法!」原來尼可在新澤西紐約一帶居住十年之久,並在當地得到過一張法輪大法的傳單。她拿走了《轉法輪》並開始閱讀。



 麗莎在煉法輪大法第二套功法 ─ 法輪樁法





在等候波蘭語的《轉法輪》時,麗莎週末到集體煉功點煉功。煉功時美好的感覺令她對法輪大法更加好奇。

閱讀波蘭語《轉法輪》第一章第一段時,她就意識到法輪大法的「力量和重要」:「我放不下這本書。我只想讀更多。書中的內容是那麼有吸引力。」

第一段給予麗莎的感覺是清澈和明晰:「知道如何分辨善惡以及採取相應行動的力量。」這樣的明晰給她的生活帶來了根本的改善。

那時她在照顧八十七歲的阿姨。阿姨患有老年痴呆,兩週前去世了。照顧阿姨是很累的工作,因為她需要很頻繁的看護,包括換尿布。但是阿姨對麗莎卻並不感激,相反,常罵麗莎,或咬她、掐她、打她。每當此時,麗莎都覺得很不公平,因此很憤怒。

開始修煉法輪功後,麗莎意識到這是因為她覺得自己照顧阿姨而期待回報和感激。當事與願違時,她覺得不公平。她知道修煉人應該「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所以決定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

麗莎回憶:「隨著我對我阿姨態度的變化,她對我的態度也一天比一天變好。這真的是太美妙了!」

麗莎得到的這種分辨善惡的明晰和智慧還賦予了她幫助他人的能力。一位朋友和母親已經近三年沒有來往。麗莎得知後,告訴他這是不對的。她向朋友解釋:當你對母親很生氣時,是因為你的思想被不好的東西影響。如果你能夠為善並相應採取行動,你會體驗到積極的改變。

這位朋友的母親第二天給麗莎打電話說,兒子昨晚來電並為自己的行為致歉。在說「媽媽,我愛你」時,兒子還哭了。麗莎聽到這位母親的話非常欣慰。

「我知道這是法輪大法賦予我的。沒有修煉時,我的思維從來沒能有這樣的清晰度來幫助我的朋友分析他的情況。我的話也從來沒有能這樣地打動他人。」

目前,麗莎左眼的眼壓已經穩定。在今年五月的紐約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上,她有幸聽到了師父李洪志先生的講法,並親身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神奇。法會過程中,「師父幫我打開了天目。起初,我以為那只是我的想像和幻覺。我睜開眼,又閉上眼。當我看向聽眾席和我周圍的人時,一切都很正常。然而,當我閉上眼睛,我真真切切地看到層層台階通向台上的寶座,上面坐著身著黃袍、雙腿盤坐的佛,佛的周圍發出耀眼的光芒。寶座上方是美麗的寶藍色。整個會場如此華麗莊嚴,我無法用語言完全描繪。」

麗莎這樣描述目前的心境:「我在閱讀大法書籍時常常會落淚。我能在五十九歲時得到法輪大法,實在是太幸運了。我不再擔心我的青光眼。成年後,這是第一次我感到了來自生命深層的保護。」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5/9/6/152420.html



~~~~~~ 延伸閱讀 ~~~~~~

登歸途
〈登歸途〉修心重德的餐館老闆
〈登歸途〉西人青年開啟美好人生
〈登歸途〉澳洲大學生:法輪功教我完善自己 替別人著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