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1日

〈中共迫害〉美國會聽證會 聚焦馬三家酷刑及性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明慧記者李靜菲美國華盛頓DC報導)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於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下午在國會大廈舉辦主題為「中國廣泛使用酷刑」(「China’s Pervasive Use of Torture」)的聽證會。從中國遼寧逃亡到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尹麗萍作為證人,講述了她在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遭受群體性侵害並被錄像等恐怖經歷。她在中國七次被抓捕,六次被迫害到奄奄一息抬回家,三次被勞教,又經歷了九個月的奴工迫害。在馬三家勞教所,她曾被注射不明藥物,並被無數次的野蠻窒息性灌食,幾乎失去生命。

尹麗萍在聽證會上展示了多幅酷刑迫害演示照片,她在講述親眼所見身邊人遭受酷刑及被迫害致死的經歷時,淚流不止。她說:「我們之間曾經相互有約:其中誰能活著出去,就要把這麼毫無人性的迫害告知全世界,今天我九死一生來到了這裏,講出了她們再也無法講出的話。」

尹麗萍在聽證會當天向美國國會提交了參與對她迫害的部份主要責任人名單,CECC把這份名單也遞交到美國國務院。這份名單包括江澤民、薄熙來、王立軍、聞世震以及馬三家及其它地方參與迫害的獄警等共四十一人。

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CECC)由負責處理中國事務的二十二位美國官員組成,包括九位聯邦眾議員、八位聯邦參議員、及勞工部副部長、國務院安全民主人權國務次卿、國際貿易署商業貿易部次長、國務院東亞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及國務院民主人權勞工助理國務卿等行政官員。



尹麗萍向美國國會議員展示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照片








美國議員讚賞法輪功學員揭露迫害的勇氣

出席聽證會的美國國會議員對法輪功學員敢於揭露迫害的勇氣表示感謝和讚賞,並認為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及其追隨者必須得到應有的懲罰。

CECC主席、美國國會資深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Rep. Chris Smith)說:「犯下性侵害罪行的中共官方人員應受到追究,而不是放縱他們對人民,包括對法輪功學員的性侵害,她們幾乎被迫害致死。最終,那些人所發動和參與的殘酷迫害都會被人們知曉。以納粹為例,直到今天他們還在被追查。」



CECC主席、美國國會資深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Rep. Chris Smith)認為
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及其追隨者必須得到應有的懲罰




美國國會憲法和民事司法小組委員會(Subcommittee on the Constitution and Civil Justice)主席、聯邦眾議員特蘭特﹒弗蘭克斯(Rep. Trent Franks)向聽證會上的作證者致以最深的謝意。他說:「你們的努力不會白費,只有神知道你們今天在這裏作證的成果,你們擔當起了責任,讓你們的善和對人類的承諾在這次聽證會上佔了上風。」



聯邦眾議員特蘭特﹒弗蘭克斯(Rep. Trent Franks)認為
敢於在聽證會上作證的人擔當起了責任,讓善和對人類的承諾佔了上風




代表明尼蘇達州的聯邦眾議員蒂姆﹒沃茲(Rep. Tim Walz)向在聽證會上分享自己的痛苦經歷的證人表示感謝。他說:「把酷刑曝光,讓人們知道,這非常重要,我永遠想像不到,作為美國眾議員,我要捍衛美國的立場──在任何情況下使用任何形式的酷刑都是不能被接受的。」



聯邦眾議員蒂姆﹒沃茲(Rep. Tim Walz)(左)在聽證會上說
如果證人不講述出來,自己永遠都想像不到那些酷刑迫害
他向分享自己痛苦經歷的證人表示感謝




代表伊利諾伊州的聯邦眾議員蘭迪﹒赫爾特格倫(Rep. Randy Hultgren)對尹麗萍的勇氣表示讚賞和感謝。他在聽證會上詢問:「馬三家還在運作嗎?中共還在利用它迫害法輪功學員嗎?你知道有其他法輪功學員仍在那裏遭受像你所經歷的酷刑迫害嗎?」

尹麗萍回答說:「半個月前,我家鄉的法輪功學員李忠淵因為起訴江澤民被判刑七年半。我先生的姐姐劉慶香二零一四年四月十日因為講真相被清河區法院判刑三年,還有很多我認識的法輪功學員在馬三家監獄遭受迫害。」



聯邦眾議員蘭迪﹒赫爾特格倫(Rep. Randy Hultgren)
對尹麗萍的勇氣表示讚賞和感謝





被迫害差點失去生命

尹麗萍在聽證會上說:「在馬三家,我雙手被銬在床上被注射了二個多月不明藥物,導致我眼睛出現短暫失明。我被無數次野蠻窒息性的灌食,導致我差點失去生命。」

二零零零年一月至九月,她被遼陽教養院奴役九個月。

「我的頭髮到那兒三天就白了大半,三個多月例假就不來了,白天幹重體力活,到鋼廠裝鐵,四個人每天壓鐵八噸的任務必須完成,鋪鐵路、做石棉瓦(有毒)、拆水泥袋子(全身上下五官都是水泥),及清理陳年冒沼氣的垃圾等。晚上不許休息,紮花到凌晨兩點,我的手指肚紮花紮的血肉模糊,指紋都看不到了。我的胳膊被鐵條劃的白花花的肉翻出、鮮血直流。」尹麗萍說:「二零零零年的九月中旬,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所長蘇境在大會上說:‘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國家為法輪功動用的經費相當於一場國際戰爭。’她強調這是上面的命令,要百分之百的轉化法輪功。」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遭受群體性侵害

尹麗萍說:「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九日那一天,我一生都不會忘記,那天早上我和另外八名女性法輪功學員被馬三家秘密轉押到一個很特殊的地方,是專門用男人性迫害女法輪功學員的一所黑監獄。我們九個人被分別分到了九個房間。我被分到一個房間,房間裏有一張大的雙人床和一個木製落地衣架,四個男人早已等候在那裏。我上廁所時看到一個大房間,上面至少躺著二、三十個不同年齡的男人在睡覺,我不知道他們是甚麼人、這是甚麼地方、為甚麼這裏有這麼多的男人躺在地鋪上睡覺?為甚麼把我們跟男人關在了一起?我當時很害怕。

「晚上十點左右,走廊裏突然傳來了鄒桂榮淒慘的喊叫聲,她不停的喊著我的名字,‘麗萍,麗萍,我們從狼窩又被馬三家送到了虎穴,這個政府都在耍流氓了!’她不停地喊這兩句話。「聽到她淒慘的叫喊,我拼命衝了出去。鄒桂榮也拼命的沖到了走廊,我抱住鄒桂榮死死的不撒手,看管我們的男犯不停的打我們,我的右眼角骨被打凸起來,身上的衣服全被撕裂掉,褲子在腳面上,衣服在脖子下,幾乎一絲不掛。我和鄒桂榮都被拽回了各自的房間。

「他們四、五個男犯人把我扔到了床上,有摁胳膊,摁腿的,其中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騎在了我身上猛砸我的臉和頭,我被打的記憶就停留在這裏……等我醒來時,我的身旁已經躺了三個男人,我被他們群體性侵害的時候還被錄了像。那天我發誓如果我活著出去,我一定會告他們,如果我死在那裏,我的靈魂絕不會放過他們,因為他們的所為不是人類能幹得出來的。」



法輪功學員尹麗萍在聽證會上講述
她在瀋陽「黑監獄」遭受群體性侵害等恐怖經歷,令人髮指





身邊十人被迫害致死

尹麗萍在作證時說:「在這場迫害中,到目前為止,我認識的十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我了解和認識的有三十位法輪功學員被馬三家迫害得精神失常或一度精神失常。瀋陽的王傑死在我的懷裏。」

她向國會議員展示了王傑的照片。「這位是王傑,她是在收集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證據時於二零零三年被抓捕,判了七年牢。在七年服刑期間,她被酷刑虐待導致膀胱病變,釋放後一年多就離開了人世。她呼吸衰竭的那一天是她女兒的生日,她的姐姐不停地呼喊:‘王傑,你千萬不要這一天走啊,這一天是你女兒的生日,你讓她以後怎麼過啊。’不知道是天意,還是她的堅持,王傑在女兒生日的第二天上午九點多離開了人世,死在我的懷裏。」

尹麗萍在聽證會上舉著家鄉法輪功學員高蓉蓉的照片說:「她被中共殺人滅口,再也講不出來她的故事了,今天我把她帶來了。」



控告江澤民及其追隨者

尹麗萍說:「江澤民命令對法輪功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江澤民集團利用手中的權力挑起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導致我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流離失所、學生輟學……。」

在向國會遞交了一份參與迫害她的部份責任人名單中,其中包括江澤民、薄熙來、王立軍、聞世震,以及馬三家及其它地方參與迫害的獄警。她說:「所有參與迫害的人應為自己的所為負責,承擔後果。」尹麗萍於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寄出控告書,要求法辦江澤民。





~~~~~~ 延伸閱讀 ~~~~~~

中共迫害
〈活摘器官〉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通過決議案 譴責中共活摘器官
〈活摘器官〉明慧人權報告:死刑犯遮不住器官市場的蘑菇雲
〈中共迫害〉美國會人權報告:中共繼續迫害法輪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