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0日

〈活摘器官〉最新調查報告 中國大批良心犯持續因強摘器官而被殺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明慧記者荷雨/穆文清報導)2016年6月22日,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former Canadian Secretary of State for Asian-Pacific)、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中國問題專家兼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美國華盛頓特區國家新聞俱樂部聯合發布了其著作《大屠殺》(The Slaughter)和《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的深度更新調查報告,揭露中國系統性的、由國家組織驅動的大規模產業化的活體器官移植黑幕。



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



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



中國問題專家兼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





一週前,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譴責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持續發生的系統化、國家支持的從良心犯(包括以法輪功修煉者為主體、其他宗教及少數民族群體成員)身上強行摘取器官。6月23日,在三位報告作者發布其最新發現的翌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也將就此報告召開聽證會;隨後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及歐洲也將進行新聞發布及聽證。

此最新調查報告是基於對中國數百家移植醫院的調查,報告引用2300多條參考文獻,約24萬字。取材包括媒體報導、國內官方宣傳材料、醫學期刊、醫院網站、以及大量被刪除的網頁存檔。該報告對這些醫院的器官移植手術量、病床周轉率、移植專業人員數量、技術培訓、政策法規、政府資助項目等進行了深入分析。

最新調查發現,中國的器官移植具備「按需移植」的特徵,雖然缺乏有效運作的器官捐獻系統,卻一直有著充足的器官供應。自2006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曝光後,中國的器官移植容量仍在持續擴張,揭示了器官移植業背後的發展驅動因素,以及中共、政府部門及官員個人在持續、系統謀殺良心犯以販賣其器官中所扮演的角色。

中國官方一直宣稱每年器官移植約一萬例,但最新調查報告表明,僅僅幾家醫院的年移植量就已超過該數字。而在2007年向衛生部申請許可的移植機構有上千家。按照衛生部對器官移植機構的最低床位要求,僅其中146家獲准移植機構自2000年以來的滿床位肝腎移植總量就達百萬量級。而這些醫院絕大多數都遠遠超過規定的最低標準,因此,整個中國器官移植總量驚人。

這些最新發現可能從根本上改變世界對中國器官移植業現狀的認識,幫助人們理解對中國強摘良心犯器官的指控。





按需移植

報告指出,中國移植行業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特徵,這就是可以「按需移植」,只要需要,就可殺害器官供體摘其器官。目前中國自願器官捐獻的數量寥寥無幾,但調查員發現有大量的急診移植案例,器官供體是在數小時到幾天之內找到;有些醫院甚至在廣告中公開宣稱是「有現成的供體尋求相配患者」的醫院;無論是出現器官排斥,還是作為備用,醫生可以在短期內為同一病人拿到多個器官。更有甚者,他們發現一些醫院的網站上羅列了形形色色的器官移植種類及價格,給人一種任何「人體部件」只要需要,就可更換移植的感覺。



巨大的移植規模

另一讓調查員震驚的發現是中國器官移植量的巨大。從醫院介紹、醫生簡歷、媒體採訪及其它種種渠道可見:醫生團隊在晝夜不停地做移植手術,病床使用率嚴重超員(從100%,最高竟達200%),移植床位在不斷增加、病房在擴張、移植中心大樓在新建。中國器官移植的「掌門人」黃潔夫還公布了一個野心勃勃的計劃,將給更多器官移植醫院發放許可,將有移植資質的醫院數量從169家擴到300家,幾乎翻一番。

與此同時,中共政權在系統化地篡改和刪除有關移植量的數據,尤其在2006年活摘器官曝光之後。中國官方公布的移植數量大致為每年一萬例,而該數字僅寥寥幾家醫院就已超出,而中國在2007年向衛生部申請移植許可的移植中心有一千多家,從理論上講這些醫院都應符合衛生部規定的對開展器官移植的醫療機構的最低要求。該報告對其中712家開展肝、腎移植的醫院進行了系統的調查與分析,發現:按衛生部及後來的衛生與計劃生育委員會對器官移植機構的最低床位要求,當達滿床位使用率時,僅其中146家獲准移植醫院自2000年以來的肝腎移植總量就達百萬量級。鑑於這些醫院絕大多數的床位都遠遠超過最低標準,並且其餘未獲准的移植機構也在全力進行,報告做出結論:在中國發生的的實際器官移植數量遠遠超過官方公布的數字。



全新的調查領域

由於掩蓋器官來源的「國家機密」,由於避稅和小金庫的經濟原因,中國大陸器官移植醫院對器官移植數量統計普遍、系統地篡改造假,此報告無法給出一個準確的移植總量。然而,該報告的調查團隊在這樣的環境下,仍然對169家獲得衛生部移植資質的醫院逐個進行了調查,並獲取到移植容量數據。

調查員認為,許多對人權侵犯的指控都受困於缺乏證據,然而在中國大陸發生的器官移植虐殺還未引起全球矚目的主要原因之一,卻是證據太多,需要進行匯總後從整體上才能證明虐殺的存在。

在此情形下,該報告不是在舊有調查領域內添加更多的證據,如十年前他們發表的第一份報告那樣,圍繞證明虐殺的存在,而是開闢一個全新的數據領域── 每家醫院,那裏是活體器官移植發生的現場,是涉入各方相互聯繫之所在,旨在探索這已持續16年的虐殺的規模。

該報告對169家獲得移植許可的醫院的主要服務對像、資質、移植容量(病床數量、手術及監護室數量)、醫生專業實力、所獲取的科研項目及資質基金等諸多方面進行了系統調研,結合國家戰略計劃及政策、行業規範,從而綜合出各移植機構的移植容量和開展規模。這些數據,輔以知情者舉報證詞的補充,描繪出一幅中國移植行業更完整的畫面。

此報告還曝光了中共對受害群體在摘取器官後將其屍體制作塑化標本。很多西方人觀看過那些來自中國的塑化屍體展,而來自中國的塑化人體標本、部件已銷往西方世界的各大醫學院和大學。這又給人展現出了一個即時的、廣泛、公開可見的虐殺現實,這是由隱秘的濫殺無辜者獲取其器官所不能給出的慘烈圖景。

該最新調查報告可在 http://endorganpillaging.org 網站上查閱。





~~~~~~ 延伸閱讀 ~~~~~~

沒有留言: